佛朗明哥曲式 | 來自礦坑之家的聲音-Taranto

Taranto的小介紹

礦工之歌Taranto音似「打爛斗」,在佛朗明哥的曲式裡面屬於「東方之歌」(Cante de Levante)或稱「礦工之歌」的一支,因為在佛朗明哥發展的城市當中,這些歌曲屬於在比較東方的地區發展出來的,而這些地方大多以挖礦維生。

圖片取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k54TrxlxDg

在Taranto裡面有一首很有名的歌詞是這樣的

Ay, mi muchacho
ay, hace tres dias que no lo veo,
a donde andara mi muchacho
y estara bebiendo vino
o andara por ahi borracho
si alguna mujer me lo ha entretenio

這首歌直接翻譯的話大意是這樣的

我的愛人啊! 我已經三天沒有見到你了
誰來告訴我我的愛人會在哪裡
他在哪裡喝酒還是哪個女人取悅了他

你看完這個翻譯有沒有覺得這是一個傻女人唱給渣男的歌呢? 我剛開始學習的時候也是這麼想的,然後一直對於這個劇情心裡過不去,在演唱的時候都在想,「他都去別的女人的懷裡了,我幹嘛還要想他? 」(完全很帶入自己的意志有沒有)

後來某次在一個西班牙老師來台灣的時候,有人跟他詢問了這首經典歌詞,他說了一個故事讓我對這首歌詞有了更新的認識。

在那樣的時代背景下,家裡的男人出去礦坑挖礦,很有可能就被埋在礦坑裡過世了沒人知道,所以在家裡等待的女人,已經3天沒看見她的男人了,她寧可希望男人是去花天酒地不回家而不是早已被掩埋死無全屍了

聽完這個故事,我突然對於這首歌的悲傷有了另一個程度的認識,不是不在意對方的忠誠,而是比起忠誠更希望親愛的人還好好的活著呀! 看到這裡,我們來看一場Taranto的現場演出吧!

Taranto演出分享

在傳統的Tablao演出中的基本配置就是歌手、舞者、吉他手以及擊掌手,這個擊掌手通常是由跳別支舞的舞者來擔任,在我們這次的演出也是這樣(對啦! 影片裡的歌手是我本人辣!),這次演出比較特別的是,除了擊掌手之外,還有外加一個Cajón手(木箱鼓手),讓整個演出的元素更加豐富一些。

這支舞的曲式(Palos)就是上面介紹的Taranto,它是我們所謂的礦工之歌的其中一支,之所以叫礦工之歌,是因為在發展出這種曲式的地方主要是以挖礦維生,不是虛擬幣那種挖礦(沒有人誤會),大家知道挖礦是一個很危險的工作,很有可能出去好幾天都沒能回家,最後就7天後才回家(ㄟ),我們最後來欣賞一下這一場演出吧!

這個影片也是現場演出的錄影,所以大家不妨也試著聽聽看哪裡有Jaleo,以及大家喊了什麼呢?

舞者:Estrella
歌手:Luz(我本人啦!)
吉他手:爆肝
Cajón手:奕堂

Luz
Luz

我是Luz,我是光。
在成為光行者的路上,願我能為你照亮每一個靈魂暗夜。

文章: 37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