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離職 | ep27 莫名其妙被考試

雙年展結束了,課程也慢慢地回到常軌。在來到西班牙之前,我知道這邊有一間佛朗明哥教學的基金會(Fundación Flamenco Cristina Heeren),很多世界各國的人都會去這個基金會學習,但是我希望找不同的老師上課,了解不同人心中的佛朗明哥樣貌,所以原本不打算去這個基金會學習。但是到了當地,才發現歌唱課非常少,跟舞蹈課根本不能比,在找不到足夠的課上的狀態下,我還是決定去基金會問課了。

雙年展結束了,課程也慢慢地回到常軌。在來到西班牙之前,我知道這邊有一間佛朗明哥教學的基金會(Fundación Flamenco Cristina Heeren),很多世界各國的人都會去這個基金會學習,但是我希望找不同的老師上課,了解不同人心中的佛朗明哥樣貌,所以原本不打算去這個基金會學習。但是到了當地,才發現歌唱課非常少,跟舞蹈課根本不能比,在找不到足夠的課上的狀態下,我還是決定去基金會問課了。

帶著忐忑的心情走到了學校想要詢問一下課程,櫃台人員的英文爛到極致,我的西文也不太輪轉,一陣雞同鴨講之下櫃台人員請我稍等一下,叫了一個像是班主任的人出來,那是我第一次見到Patri。

Patri見到我後問了一下我的來意,她跟我說該週剛好是測驗週,問我要不要去考試,我心中大吃一驚,「我只是來問課啊!怎麼突然要考試了呢?」她看出我的驚恐告訴我「不要緊張,放輕鬆」,接著她詢問我一些佛朗明哥的經歷後,就讓我在中庭等待考試。

一堆西方臉孔在中庭穿梭,我坐在那顯得非常突兀,突然有一個華人臉孔出現在我身邊,她是新加坡人Sarah,她來到我的身邊跟我攀談,她也是在那裏學習唱歌的,我跟她說我莫名其妙要準備考試,她跟我說「不用緊張,老師只是要知道你的程度在哪裡如果不會唱就跟老師說不會唱就好」,我也向她問了一些考試內容,非常粗淺的知道了大概考些什麼,沒多久Patri就回來帶我上二樓考試了。

走進了一間小教室,裡面有4個人,3男1女,其中1個是吉他手,剛進去的時候其中一位看起來有點邋遢的老頭在唱歌,我心想「這裡也太可怕了吧!隨便的路人都這麼會唱!?」Patri帶我到他們面前跟他們說我也是來考試的但是不太會說西文,考官們在我面前坐了下來。

「修但幾咧!剛才那個老頭也是考官!?」

他們一個個自我介紹,分別是不同課程的老師,那個我以為是路人的老先生是Juan José Amador,高級班的老師。

沒時間感嘆自己有眼不識泰山,考試就開始了,第一首要唱有節奏的歌曲,我選唱了最簡單也把握度最高的Alegrías,唱完之後考官很驚訝,大概是原本預期這種臨時跑來的學生應該只是來體驗的結果竟然會唱吧!有個老師問我,你是不是有伴唱經驗,

「哇賽!我隨便唱一首你就聽得出來也太厲害了吧!」我心中讚嘆。

第二首要選唱一首自由拍的歌曲,我跟考官說我要唱Petenera,考官說那不是自由拍的歌曲,但我只會這個所以還是唱了,唱完之後老師說有些音調跟發音要調整,不過沒關係,進來之後我們都會幫你。

走出了教室,還沒意會過來自己剛才經歷了些什麼,Patri出現問我還好嗎?然後告訴我明天繼續來考試吧!帶著極度疑惑的心情回家了,隔天要考什麼呢?我一無所知,但是心裡覺得蠻有趣的,就這樣吧!我來看看生活還能有多超出預期。

(待續)

上一篇:公務員離職 | ep26 「這就是我」的霸氣
下一篇:公務員離職 | ep28 勝負慾的滑鐵盧
更多資訊請追蹤 https://linkby.tw/luzwu22
Luz
Luz

我是Luz,我是光。
在成為光行者的路上,願我能為你照亮每一個靈魂暗夜。

文章: 35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