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佛學遇上身心靈 | 敵人從來不存在

非關馬雅、非關是非、非關輸贏。

在學習星際馬雅13月亮曆這套系統之初,就已經聽說過有一位古馬雅的研究者,時常在網路上發表這套曆法是無稽之談的訊息。後來我也自己讀過一些他(古馬雅研究者)寫的文章,知道他攻擊的點是什麼,但他攻擊的內容,與我真實接觸到的星際馬雅13月亮曆有出入,所以我就把這些爭議列為「意見不合,互相尊重」的範疇,也鮮少再接觸古馬雅研究者的文章。

今天早上打開臉書,看見一位朋友分享了古馬雅研究者寫的一篇文章,攻擊的內容其實都是之前看過的,但當我看到那則轉載時,卻立馬生出了瞋心,想著

「超煩的! 明明就是兩個不一樣的系統,到底為什麼要一直緊咬不放」
「說別人誤用、濫用,那你自己有深刻地去瞭解過對方在說什麼嗎?」

看見就放下

意識到自己起了瞋心,立馬回頭看看自己到底在氣什麼? 或者應該說,自己在害怕什麼? 原來我害怕被質疑,更害怕自己吵不贏,害怕被看不起,總歸一句,就是自己的「自尊」被踩到了,我的傲慢依舊活耀。

看見之後就好了大半,調整好自己的內心,靜下來認真地回復了一小段文字給朋友

13月亮曆是「傳訊者」荷西博士在馬雅金字塔中開啟通靈之路發展出的曆法,在這套系統中,除了使用兩種「曆」(13月亮曆與卓爾金曆)之外,也加入了許多其他的智慧,例如易經、唯識……,這也是為什麼我後來開始上禪課的原因。

說星際馬雅13月亮曆這套系統是源自古馬雅表示不理解這套系統,要我說的話,我覺得它更像是另一套「光的課程」。

我寫過一篇文章講這件事,有興趣可以看看
https://luzwu222.com/馬雅小知識-淺談星際馬雅13月亮曆/

寫完回復之後,我又跑去古馬雅研究者的粉專看了他其他的發文,測試看看,自己的情緒是真的過去了? 還是只是暫時壓抑? 我發現還是有其他情緒湧上來,但已經沒有第一波那麼大了。

空性的理解與實踐

近期每天都有研讀佛經的習慣,在我差不多整理完情緒後,便打開最近在自修的「一行禪師講<心經>」開始讀,讀到一段文字寫著

如果我們想要和平,想理解另一個國家,我們不能只站在外面觀察。我們必須與當地人民合一,以理解他們的感受、認知和心理。任何有意義的和平工作,都須依此修行:進入其中,與之成為一體,以能夠圓滿理解。–一行禪師講<心經> P.49

如果我想要與該位古馬雅研究者和平共處,我必須去理解他的感受與認知,雖然我無法為此真正踏入古馬雅研究之路,但設身處地站在他的角度思考,就不難理解為何他總是顯示出一副「嫉惡如仇」的樣子。

再深入思考「依他起」的道理,他們做的事都是因緣合和而生,與我的關係不大;我的情緒也是源於我自己的因緣合和,與他的關係也不大。一切都是我誤把「對方的言語」當作「對自己信仰的攻擊」,錯誤的認知勾起了我心裡的恐懼,如此而已。

繼續往下讀,又讀到了一段

因為你在,所以我在。這是空性的真義。我們的身體並不獨立存在。–一行禪師講<心經> P.60

在他身上令我厭惡的特質(諸如:傲慢、偏執、不尊重……),也同時在我身上;在我身上令他討厭的特質,也同時在他身上。想通這點後,之前殘留的一些情緒,完全煙消雲散了。因為我已經不知道我在氣什麼了? 讓我憤怒的主體已經消失了。

我們真正的敵人是負面素質而不是某人

上週的金剛經課程中老師說了一句「我們真正的敵人是負面素質而不是某人」,當時聽到就覺得非常當頭棒喝,此刻再度想起這句話,覺得自己又更理解了一些。

接觸佛學一年多的時間,從聽聞到理解,從理解到對號入座,從對號入座到實踐。越來越明白唯有能於生命中實踐的智慧,才能成為自己的幸福。而這個幸福,也像是不畏實踐的獎賞。也許某些智慧沒有辦法在聽聞之初就完全信任,但透過自己不斷的運用,不斷的感受到那鬆開的瞬間,自然而然會更加信任,自然也會更加幸福。

延伸閱讀:
馬雅小知識 | 淺談星際馬雅13月亮曆
當唯識學遇上身心靈 | 請對號入座
當唯識學遇上身心靈 | 把世界認回來
更多資訊請追蹤 https://linkby.tw/luzwu222
Luz
Luz

我是Luz,我是光。
在成為光行者的路上,願我能為你照亮每一個靈魂暗夜。

文章: 37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